郜昂:《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美术创作者

2019-12-01 08:00:29

郜昂:《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美术创作者

高昂是比树年轻的一代。三十出头的时候,他带领艺术团队“漫游地球”,在中国科幻电影的艺术工作上迈出了一小步。

高昂不是专业艺术家,但他有幸成为《漫游地球》的制作设计师。爱是专注于工作的动力,培养新团队是制作科幻电影的基础。近年来,他努力完成一项又一项艰巨的任务和挑战。

他负责“三体”的美术工作,但项目被中断了。当时,中国当代科幻电影几乎空白。虽然道路崎岖不平,但为未来《漫游地球》的成功积累了许多美好的东西和经验与力量。

在《漫游地球》之后,他说没有人对成功充满信心。“在导演的领导下,所有的工作人员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坚持下去,能够顺利完成这部电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漫游地球》的艺术设计有其自身的特殊性。应采用工业化生产方法。除了传统的电影艺术家,专业的产品设计师,交通设计师,建筑设计师,媒体设计师等。也应该引入电影的实际设计和制作中,这是创作科幻电影最重要的一点。

高昂回忆说,这个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艺术团体为这部电影工作了三年多。像导演郭帆一样,他们一天工作20多个小时。“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每天都看到导演完成电影的拍摄和编辑。他们一天只睡两个小时,然后就起床重新开始。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工作人员都非常精力充沛。”

《漫游地球》的成功离不开所有幕后工作人员的努力。

他们并不追求高概念和前瞻性的科幻艺术内容,而是在图像传输过程中尽最大努力挖掘灾难场景,尽量减少观众在视觉层面上的翻译时间。同时,他们非常注重细节,让演员和观众相信这个故事中未来世界的存在。

漫游地球中的太空舱

回顾北京地下城3号几个主要场景的制作过程,行星引擎和“火种”空间站的内外环境,高昂认为,虽然“火种”空间站是最费时费力的,但却是整部电影最有效的部分,因为场景比其他场景更详细,平均制作周期也更长。然而,他最后悔的是地下城的制作,“场景容量大,制作周期短,细节设计不够完善。”

漫游地球中的引擎

时间和资金的限制经常挑战艺术团体。高昂坦率地说,“我们每天都在解决困难!没有经验可以告诉我们如何去做,如何建造宇宙飞船,如何使用材料,如何控制金属漆面的效果,如何平衡工艺和成本,等等。一切都是通过摸石头过河的。”

当然,缺乏生产经验也是不断暴露的问题。例如,当制造宇航服时,由于成本不足,许多设计无法修复。即使设计内容减少,仍然缺乏参考样本和详细支持。

当时,导演宁浩借给他们疯狂外星人(Crazy Aliens)在国外制作的宇航服进行研究。高昂透露,“没有这套宇航服供我们开发,我们就无法达到电影中展示的细节水平。”

除了同行的帮助,整个生产团队也扭绞成一条绳子,彼此密切合作。“整个团体是一个艺术团体,”他解释道。对于“漫游地球”的船员来说,这是一个特别有趣的地方。“因为全体船员都是专门帮助艺术系的,没有任何争议或矛盾。每个人都在一起努力使这部电影更好。”

谈到艺术风格,高昂承认他对简单的艺术表达没有特别强烈的吸引力。“我不喜欢特殊艺术的美术,也不会做出太多的视觉表达和诠释。做好这件事通常是最困难的。”

他更喜欢把美术藏在场景中,与环境保持和谐,尽最大努力让场景顺畅地相互联系,并更多地关注演员。不仅是《漫游地球》,还有他与导演徐峥共同创作的《我和我的祖国》的《赢得冠军》。

《夺冠》聚焦于20世纪80年代的上海,从小男孩和小巷邻居的角度回顾了1984年中国女排奥运会的胜利时刻。

高昂和他的艺术团队在20世纪80年代初没有体验过上海生活。然而,为了恢复他们的历史特征,他们查阅了大量数据来了解当时生活的细节。他们还从老巷子里收集旧东西,如锅碗瓢盆、布、窗帘等。他们尽可能在视觉信息层面没有任何问题。从食物、衣服、住房、交通和胡同的形式等方面,他们恢复了上海老街的原始风貌。

“我和我的祖国”赢得了冠军

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特别理性的人,在片场非常谨慎。“如果你不完成这个场景,一切都会好的,拍摄过程会更加紧张。我基本上从头到尾都在跟踪,直到拍完电影我才放心。”

高昂知道他还有很多缺点。他现在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希望有更多的专业人才加入并与更多优秀的设计师和艺术家一起工作。他甚至预计,未来将会有一个更系统的管理过程和工业化的生产过程,为国内电影艺术创造新的可能性和新的面貌。

幸运快三手机APP pk10app 安徽11选5投注 秒速赛车下注 香港六合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