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减持又何妨 中芯国际前路渐明朗

2019-10-28 13:45:08

大股东减持又何妨 中芯国际前路渐明朗

面对大股东的大规模减持,SMIC (00981)出现了强劲的上升趋势,并开始动摇。

根据证券交易所的最新消息,SMIC的主要股东北京紫光在9月18日将其在SMIC的股份减少至1010万股,每股定价为1062港元,总价值约为1.07亿港元。受此消息影响,SMIC股市在9月23日开盘后继续走低,最终跌至-2.8%。应该指出,自9月初以来,SMIC的股票价格一直在不断上涨。9月9日,SMIC股价成交量上涨7.15%,突破了维持近半年的高位,累计涨幅超过28%。

虽然这次大股东减少了,但就目前的市场信息而言,SMIC的积极利益显然偏高。

市场来源:智通财经

国内替代需要加强

据了解,半导体行业的周期性是由销售量的波动驱动的,其周期通常在10到17个季度之间。此外,国内市场空间的增长并不悲观,尤其是国内替代需求。

华为和小米等国内信息技术终端制造商的崛起推动了上游半导体销售的增长。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国内半导体行业的增长率一直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而且增长率有提高的趋势。未来,5g和物联网终端将继续推动国内半导体销售增速超过国内生产总值增速。特别是在国际贸易形势越来越严峻后,国家层面将更加重视半导体。本地化的呼吁将使国内半导体行业享受到一些政策红利。此外,该行业的上游设计企业将继续将订单从竞争对手转移到国内企业,以分散风险。

这一逻辑已被SMIC的最新性能数据所验证。据了解,SMIC第二季度业绩在超过第一季度收入底部后有了显著改善。该公司2019年第二季度实现收入7.91亿美元,尽管同比下降11.2%,较第一季度的19.51%大幅收窄,环比增长18.2%。此外,由于2018年前两个季度有授权收入,不包括这一收入的影响,第二季度的收入实际上仅同比下降5.61%,经营状况的改善实际上比数据显示的要好。同时,2019年第二季度毛利率为19.1%,比上季度上升0.9个百分点,剔除授权收入后,毛利率仍小幅上升19.7%。

其中,国内替代对公司的成长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当前国际贸易形势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不断加快了以华为为代表的国内制造商供应链中的国内替代步伐。2019年第二季度,SMIC录得中国和欧亚大陆的显著增长,同比分别达到25%和34%。

在产能方面,由于下游出货需求的推动,公司的产能在2019年第1季度开始快速增长。目前,产能利用率已恢复到90%以上,稳定在91.1%,仍有提高的预期。未来,公司可能面临供过于求的局面。

此外,SMIC 14纳米及以下的先进制造工艺走上了正轨,而技术研发环境也更有利于SMIC等追求者。

对先进技术的追求变得清晰

SMIC已经为14纳米及以下的先进制造工艺开辟了一条清晰的道路。据了解,该公司的14纳米工艺开发已经进入客户风险大规模生产阶段。共有10多个客户采用了SMIC 14纳米工艺流程。年底将进行小批量发货,这将会带来一定比例的收入。客户风险大规模生产是公司实现大规模生产前的重要一步,表明客户验证已经通过,通过风险大规模生产的下一步是引入大规模生产。这意味着14纳米工艺将在年底带来可观的收入,如果进展顺利,明年可以实现大规模生产。

同时,公司的12纳米工艺在第一季度已经进入客户引进阶段,14/12纳米工艺进展顺利,使得公司在先进工艺上逐渐缩小与世界铸造巨头的差距。核心正在加速追赶世界上最先进的7纳米技术。还有好消息。

目前,行业巨头纷纷放弃追求先进技术,SMIC技术优势突出。据了解,在14纳米的过程之前,这一过程每18个月进行一次,性价格上涨50%。然而,在14纳米之后,这一趋势逐渐下降。例如,与10纳米的麒麟970和7纳米的麒麟980相比,性能仅提高20%,功耗仅降低40%,工艺升级带来的边际效益降低。

边际效益下降的同时,投资成本急剧上升。工艺尺寸的升级需要光刻系统的配合。7纳米后,光刻系统从杜瓦升级到euv。euv是实现7纳米工艺的关键设备,由世界上唯一的荷兰制造商asml生产。每辆euv超过1亿美元。三星此前需要8台这样的设备来升级其位于韩国华城的新晶圆厂。芯片制造过程中的曝光次数也从1-2次增加到3-4次。

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大型工厂放弃了7纳米先进技术的开发,开始追求资本回报率。其中,格罗方德(Grofand)在2018年8月宣布无限期暂停7nmlp工艺的开发,以便将资源转移到更专业化的14nm和12nmfinfet节点的持续开发上。联电还表示,将不再投资12纳米以下的先进技术,也不会追求成为市场领导者。相反,它将专注于提高公司的投资回报,并将专注于一些成熟的技术。在过去的两年里,当升级一代英特尔时,先进制造工艺的消息已经逐渐消失。从2014年的14纳米到现在的12纳米和10纳米都没有大规模生产。目前,半导体制造技术的发展速度已经放缓,这种竞争格局为技术落后的追赶者缩短与领先工厂的差距提供了良好的机会。

鉴于高端芯片技术对大国的重要性,SMIC不可能停止追求先进技术。目前,除了在14纳米和12纳米的顺利进展之外,公司此前购买的asml euv光刻机也意味着7纳米工艺的发展。摩尔定律(Moore Law)在过程接近极限时的失败也意味着,作为中国大陆半导体制造业的领导者,SMIC虽然肩负着独立可控半导体制造的历史使命,但预计在先进工艺技术突破后,将迎来一段高资本回报率时期。

目前,SMIC长期增长的逻辑不是太大的问题,所以尽管大股东减少,其发展道路带来的上升趋势仍然值得关注。

资料来源:智通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